即使是平平稳稳地发展几十年

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逝世,广大人民群众以各种形式表达自己的哀思。在悼念活动期间,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借机制造谣言,蛊惑人心,大小字报诬蔑、谩骂、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,鼓动反对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。在邓小平同志的指导下,4月26日,《人民日报》发表题为《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》的社论。由于当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赵紫阳对动乱采取纵容和支持的态度,助长了动乱的发展。从5月13日起,北京非法学生组织“高自联”煽动一些人进行绝食,长期占据天安门广场。为保证社会安定,恢复正常秩序,国务院决定自5月20日起,在北京部分地区实行戒严。但是动乱的组织者和策划者利用政府和戒严部队的克制态度,继续占据天安门广场,组织各种非法活动,最终发展成为反革命暴乱。6月4日,党和政府依靠人民,采取果断措施,平息了反革命暴乱。6月9日,邓小平在接见首都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时的讲话中指出:“这场风波迟早要来。这是国际的大气候和中国自己的小气候所决定了的,是一定要来的,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,只不过是迟早的问题,大小的问题。”“一些同志不了解问题的性质,认为这只是单纯的对待群众的问题,实际上,对方不只是一些是非不分的群众,还有一批造反派和大量的社会渣滓。”“他们的根本口号主要是两个,一是要打倒共产党,一是要推翻社会主义制度,他们的目的是要建立一个完全西方附庸化的资产阶级共和国。”

最后,邓小平说:“新的领导班子一经建立了威信我坚决退出,不干扰你们的事。希望大家能够很好地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,很好地团结。只要这个领导集体是团结的,坚持改革开放的,即使是平平稳稳地发展几十年,中国也会发生根本的变化。关键在领导核心。我请你们把我的话带给将要在新的领导机构里面工作的每一个同志。这就算是我的政治交代。”

1989年3月4日,邓小平同中央负责同志谈话时指出:“我们搞四化,搞改革开放,关键是稳定。”“要放出一个信号:中国不允许乱。”“中国不能允许随便示威游行,如果三百六十五天,天天游行,什么事也不要干了,外国资金也不会进来了。”“十年来我们的最大失误是在教育方面,对青年的政治思想教育抓得不够,教育发展不够。”

1989年5月31日,邓小平同两位中央负责同志谈话时,对即将形成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,作出了政治交代。要点是:一、“改革开放政策不变,几十年不变,一直要讲到底。”二、“动乱平息之后,我们确实有些事情要向人民做出交待。主要有两条:第一、要改换领导层。新的中央领导机构要使人民感到面貌一新,感到是一个实行改革的有希望的领导班子。这是最重要的一条。“第二,要扎扎实实做几件事情,体现出我们是真正反对腐败,不是假的。”第三,“还有一个问题,党内无论如何不能形成小派、小圈子。”“小圈子那个东西害死人呐!很多失误就从这里出来,错误就从这里犯起。”

二十一,我的政治交代

1989年2月26日,邓小平在会见来访的美国总统布什时,说:“中国的问题,压倒一切的是需要稳定,没有稳定的环境,什么都搞不成,已经取得的成果也会失掉。”“中国人多,如果今天这个示威,明天那个示威,三百六十五天,天天会有示威游行,那么就根本谈不上搞经济建设了。我们要发扬社会主义民主,但匆匆忙忙地搞不行,搞西方那一套更不行。如果我们现在十亿人搞多党竞选,一定会出现‘文化大革命’中那样‘全面内战’的混乱局面。”

关于形成一个成熟的领导集体,邓小平指出:“我们党的历史上,真正形成成熟的领导,是从毛刘周朱这一代开始。这一代的前期是好的,后期搞‘文化大革命’,变成一场灾难。华国锋只是一个过渡,说不上是一代,他本身没有一个独立的东西,就是‘两个凡是’——我们这个第二代,我算是个领班人,但我们还是一个集体。对我们这个集体,人民基本上是满意的,主要是我们搞了改革开放,提出了四个现代化的路线,而且真正干出了实绩。第三代的领导也一样要取信于民,要干出实绩。关门可不行啊,中国不可能再回到过去那种封闭时代。”